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三国之最风流 - 93 袭阵兵退夏侯惇(十一)(1/2)

文/赵子曰
三国之最风流 | 本章字数:1867  | 三国之最风流txt下载 | 三国之最风流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史上第一特工:绣衣直指 保家卫国1931 战狼都是兵王 明末大导演 大棋圣 第五部队 山渐青 三国骁将 鳌拜王朝 大唐驸马爷 草根的霸业 新明史

荀贞回到营中,对戏志才等人说道:“孟德明天必会发兵攻我任城。小说.l”戏志才等人中,颇有不懂荀贞为何会这么说的。曹操亲自到了前线,他当然是肯定会攻打任城县的,但是荀贞却怎么就料定,曹操明天就一定会大举进攻?便有人问道:“为何?”

“孟德与我相见,我观孟德举止,意态虽豪旷,实色厉内荏,以虚言吓我,由此足可见兖州情势之急,今我亲至合乡,对兖州的士气无异雪上加霜,为此计,我断定孟德明日必会出兵。”

兖州不能与徐州相比,徐州内部较为安稳,兖州不然,而荀贞又有善战之名在外,以曹操之智谋,他肯定不会久拖,公孙瓒攻冀州时,冀州州郡的长吏、豪强纷纷投从的殷鉴未远,久则生变,因此,荀贞如此断定。

任城县,曹军兵营。

曹操对臣属说道:“贞之已非昨日之贞之,往日军功名声不足畏也。吾决意,明日即攻任城。”

将校中有人忧虑地说道:“刘、陈固守城中,许君卿龟缩城外,成掎角之势,怕是不宜强攻。”

曹操笑道:“强攻之举,是无谋之人才会采用的。”

“噢?这般说来,明公必是有妙计了?”

曹操笑而不语,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却不肯就说,而是转看向陈宫、程立等谋臣,说道:“仲德公、公台,卿等皆高士,想来定有克敌取城的高策了?”

说是故弄玄虚也罢,说是御下之术也好,陈宫、程立与曹操皆相处不短时日了,对他有时会做出这种“使人莫测高深”的样子都很熟悉,见惯不怪。

陈宫捻着胡须,斟酌考虑,说道:“唯今之计,或仍是只有声东击西、调敌出援。”

程立表示赞同,说道:“任城内外,敌军呼应,镇东将军现又在合乡,驰援近在咫尺,吾军确是不宜强攻,上策莫过於还是要想办法把许君卿或刘、陈给调出来,这仗就好打了。”

曹操问道:“如何调之?”

许显等都是沙场宿将,并且三人皆非鲁莽恃勇之士,夏侯惇此前已经数次用计,想要把他们从城中或营中调出,结果都未奏效,可见“给调出来”四个字说来容易,做起来却难。

程立答道:“兵法所谓‘攻敌之必救’,只要我军所攻之处,是徐州兵的必救之地,自然就可以把许君卿或刘、陈给调出来了。”

曹操听到这里,遂发大笑,说道:“仲德公高见,与我正同!”

夸赞程立是“高见”,又说“与我正同”,曹操这话倒是把他自己也夸进去了。

夏侯惇问道:“兵法固是此理,可是徐州兵的必救之处是在哪里?”

曹操笑对程立说道:“仲德公以为呢?”

程立回答了两个字。

合乡,荀贞营中。

臣属听了荀贞的话,有人说道:“夏侯惇数攻任城不下,曹东郡虽亲引兵至,但任城近则有许将军为援,远则有明公在合乡,料曹东郡便是大举发兵围攻,也定难克成。明公,他会发起攻势么?”

“孟德,智将也,他当然不会硬攻。”

“明公的意思是?”

“我料他必会用计。”

“用何计也?”

“攻城之术,不外乎久围与打援两法。久围非孟德现下所可取,以我度之,他肯定会用计,以图把玄德、公道或君卿调出来,从而野战决胜,先破我一部,然后再挟胜威,围城攻之。”

“那么以明公高见,曹东郡会怎么把刘将军、陈校尉或许将军调出来?”

荀贞沉吟稍顷,却是也猜不出曹操会用何法,遂笑道:“万变不离其宗。管他会用何法,只要我军知其意图,不上当便是。”顿了下,对戏志才等说道,“若是我料得不错,孟德果然用计,以图野战打援的话,志才,我意将计就计,卿意何如?”

任城,曹军兵营。

程立回答的两个字是:“东平。”

曹操闻之,顿时哈哈大笑。这程立,与东平较上劲了。

先前,他建议鲍信佯败,曹操作势领兵去救,望图可以借此调出刘、陈或许显的兵马出来,因为曹操顾虑新掌兖州未久,担心这么做会引起兖州士绅以及州兵的离心,故而没有允可。

现下,程立有把目光投到了东平。

只不过,这次他并不是建议鲍信佯败,而是建议曹操装作暂时放弃进攻任城,改打东平。

夏侯惇对程立也算较为相熟了,知道此人年龄虽大,可说近似老年了,却是丝毫无有老年人的慈悲心肠,但凡用计,颇多毒辣,尤其是在面对百姓与兵卒时,常有居高临下之态,压根不把自己和百姓与兵卒视为同类,简而言之,百姓和兵卒对他而言之,只是“可用”或“不可用”罢了,夏侯惇对他的这一点虽是说不上反感,然亦无甚好感,佩服与忌惮并存,听得他此言,蹙眉说道:“吾军用兵多时,只为攻复任城,无故转攻东平,镇东将军会相信么?”

夏侯惇对程立无甚好感,程立毕竟年纪大,又非大士族出身,深知人情,城府深沉,对夏侯惇这个曹操的爱将兼姻族,却是向来礼让,笑言答道:“正因为吾军用兵多时,而任城久攻不下,所以我军转攻东平,镇东将军才会有可能相信,……并且……。”

“并且什么?”

“东平相李瓒,李膺之子也,与镇东是郡里人,两人又为旧识,李瓒之子李宣且正在镇东帐下效命,於公於私,一旦吾军转攻东平,吾料镇东是定然不会坐

状态提示: 93 袭阵兵退夏侯惇(十一)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92 袭阵兵退夏侯惇(十) 返回《三国之最风流》目录下一页:93 袭阵兵退夏侯惇(十一)(1/2)(快捷键→)

推荐阅读历史投资人宋末之乱臣贼子窃国公子白圭的商业帝国逍遥皇帝打江山抗战之广陵密码神医嫡女嚣张妃水浒之王者天下抗战海军连后晋霸主望春风:双面宰相额是蒋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