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南疆喋血记 - 第28章 二七,忧前境君王露颓意,进良言耆老树信心(1/2)

文/天涯一片云
南疆喋血记 | 本章字数:1988  | 南疆喋血记txt下载 | 南疆喋血记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完美世界 神玩世界 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苍穹九变(邪帝传人在都市) 世间自在仙 月老志 仙陵 多情乡嫂 九幽天帝 狂侠江湖 全职法师 贱仙

那赵昆元说到这里,整个文华殿一时陷入了沉默,一个宫女还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少卿见皇上以九五之尊,竟然毫无能力保护自己的臣子,只能眼睁睁看着任孙可望及其爪牙杀戮荼毒,不禁更加为皇上的处境感到深深的担忧。心想如若早知张应科是如此心狠手黑之辈,刚才下手必会再重一些,起码让那厮一两个月起不了床。正待说点甚么安慰皇上一番,倒是皇上先开了口道:“徐爱卿现在可深知朕的处境了?”少卿道:“虽然小子原来也知道一些,然此刻这一趟皇城之行,更是耳闻目睹,身临其境,感受又自是又深了一层。”赵昆元道:“皇上处境,草民一向是感同身受的,每觉此地绝非善境,必得要想一个万全之法才好,此事依草民之见还得要大力仰仗李定国将军,舍此只怕别无他途。”皇帝沉吟片刻道:“李将军的赤诚忠勇朕是一向深知和感佩的,只是此事若要认真论起来,李将军也有诸多难处,值此戎马倥偬之际,断不可拿如此万般为难之事去纷扰于他。二位卿家也不必太过为朕担心,朕所幸者,外有李定国,刘文秀二将军为柱石,内有魏豹,邓凯二卿家为保障,朝中也自有吴贞毓、文安之等一班披肝沥胆的忠臣,即便在野,也还有二位卿家这般心向大明的文武之材,朕也深信,此时此地纵然妖氛重重,也必定会有澄清之日。倒是徐卿家,朕却有话问你。”少卿赶紧道:“皇上有话但请直言。”皇帝道:“卿家目下虽说在李定国将军麾下效力,然朕也深知此必是出自卿之自愿,卿若不愿,任谁也奈何你不得。不过李将军既然有书相荐,以卿之人品武功,在朕这方,自是相见恨晚,只是卿之去留,李将军却要朕与卿相商,不知卿家有了这一番观感,此时此刻意向若何?”

其实少卿在接受任务来此之前,就已打定主意了的,此刻闻言便说道:“皇上对小子之爱重,小子自是感激莫名,然小子自忖,小子置身李将军麾下,只怕比在朝廷更能发挥己之所长,即使为皇上安危计,诚如刚才皇上所言,目下内有邓魏二将军赤诚保驾,外有李定国,刘文秀等大将忠心向明,即便真有那操、莽之辈意图作乱犯上,也不能不心有所忌。皇上目前处境虽犹有可忧之处,小子此番回去,定必将所见所闻如实向李将军禀明,再慢慢与之计议以为后图,不知皇上以为如何?”皇上闻言,默然片刻道:“爱卿之言,实是言之有理,且不说李将军目下正是用人之际,即凭卿意已是如此,朕也自是无话可说,只是不知爱卿可愿接受朝廷敕封?”少卿道:“皇上大可不必为此费心,且不说现在乱世之秋,即便国泰民安的和平年景,小子也并不以那功名富贵为念,只是小子身为大明子民,值此国难当头,万民涂炭之际,甘愿为复我大明河山肝脑涂地,死而后已,至于身外之名利得失之类,小子从未略系于心,但所凭者,唯一腔热血而已!”皇帝闻言,禁不住站起身来反向少施礼道:“卿之肺腑,和赵老先生如出一辙,真乃出尘之高士也,倒是孤家寡人,以尘俗之心度之,诚冒犯也,卿且谅之。”少卿见状,也赶忙起身还礼道:“小子一时兴之所至,口无遮拦,虽也出自至诚,怎当得皇上如此,岂不折煞小子么?”赵老也忙起身施礼,口里连称“不敢”。

皇上归座后,复又深深叹了一口气道:“二位卿家身在草野,又心系社稷,朕深敬之;行为处事但凭性之所至,不为身外之物所羁绊限制,朕又深羡之,唉,想朕生于帝王之家,生平所爱者山川之秀丽,人间之温情也,然行事却每每身不由己,而最令朕唏嘘者,值此乱世之秋,却又不幸被时势推至此位,此实非朕之所愿也。不是朕在此矫情,此时若有谁堪当此任而又四海归心,足以登高一呼而扭转乾坤,重拾我大明旧山河,朕倒是甘愿让贤。”

少卿见皇上竟然发出如此感叹,禁不住心中百感交集,一时竟不知该说些甚么。倒是那赵昆元闻言,连忙正色道:“皇上此言虽说也是真情流露,然以老朽看来,却也甚是不该。”皇帝忽见赵老一脸严肃,徐少卿满眼疑惑,仿佛蓦然从梦中醒来一般,惕然道:“赵老师不要见怪,朕也是一时面对知己,难免心中忽有所感,实不是一个君主应有之言,虽然如此,朕还是想听听老人家教诲。”赵老也不谦逊,直言道:“老朽以为,大凡生而为人,都有一个自己的位置,没有一个人生下来是完全自由自在,不受约束的,即以老朽与徐小哥为例,虽然暂时不受朝廷约束,却也要受心中道义约束而选择自己的人生之路,只是以吾度之,吾辈的最佳位置恰恰不在朝而在野。诚如徐小哥刚才所言,值此乱世之秋,吾辈也愿甘赴国难而万死不辞也。然,凡人都是趋利避害的,赴死岂是吾辈无故之所选耶?若非,则何也?形势之所逼也,道义之所驱也。而皇上生来所处位置即与吾辈不同,而形势却又将你推到了现在的位置,或许这并不是你心中所愿,然皇上既已就位,难道就不能有所担当么?”皇帝闻言,喃喃道:“话虽如此说,然朕自即位以来,一路颠沛流漓,何曾得一日安枕?即便到此地稍作安顿,环境却又如此凶险,朕颇感有些身心俱疲也,或许确是朕之才干不堪担此大任吧?”赵昆元连连摇头:“非也非也,依草民度之,凭正统,凭道义,凭官心民心所向,此位还非陛下莫属,陛下

状态提示: 第28章 二七,忧前境君王露颓意,进良言耆老树信心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27章 二六,君情殷殷气氛称意,臣血沥沥往事惊魂 返回《南疆喋血记》目录下一页:第28章 二七,忧前境君王露颓意,进良言耆老树信心(1/2)(快捷键→)

推荐阅读穹顶之上剑合六虚数武纪想把妹妹给嫁出去执剑情长传统仙侠武神至尊重生之我为仙祖全能修真大少重生之吞噬龙帝侠武大宋荡剑诛魔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