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南疆喋血记 - 第8章 七,对酌论道谈今说古,同榻讨教刨底问根(1/4)

文/天涯一片云
南疆喋血记 | 本章字数:1994  | 南疆喋血记txt下载 | 南疆喋血记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我有一刀在手 青丝玄缕剑 都市之万界帝尊 完美世界 世间自在仙 神玩世界 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仙陵 尚飞宋薇 丹宫之主 苍穹九变(邪帝传人在都市) 混沌古戒

三人一回到大营,李定国即叫醒厨子,弄了几个小炒和一大钵菜汤,并提上一坛白酒和一小口袋他平素最爱吃的水籽花生,一一摆在桌案上,也不用杯子,哗啦哗啦地倒了三碗。

定国端起酒碗,率先站起身来,二人也跟着端碗起身,定国开言道:“此番得遇少侠,当是李某近来头等开心之事,今后能得少侠相随相助,一应大事大有可为也,来,李某先敬少侠一杯----不,一碗。”少卿略作谦逊,三只碗随即“砰”地碰在一起,然后各自一饮而尽。三人坐下后,定国重新将三只碗倒满,然后分别将少卿和小四喜为双方作了简单的介绍,小四喜对少卿佩服得不得了,不住地问这问那的,且一口一个大哥哥叫得甚是亲热,少卿对小四喜也颇为喜欢,不厌其烦地一一作答,倒是李定国有些不耐小四喜了,笑骂道:“你这小鬼头,今天怎地如此张巴,你还让不让你大舅说话了,今后大哥哥和我们在一起,有的是你问的时候,你要拜他为师也可以,只要他肯收你。”小四喜大喜道:“当真?大哥哥可愿收我这个徒儿?若肯时,我这就拜师磕头。”少卿笑道:“当你师父我可不敢,我只当你是兄弟,兄弟有求,为兄的自当满足。”小四喜一时没有明白过来,眨巴着眼睛道:“这么说大哥哥是不肯收我这个徒弟了?”定国大笑道:“蠢货蠢货,你大哥哥这番情意可超过师父了,师父授徒,一般都会有所保留,兄长教弟,大抵都是倾囊相授的了,而且又是平辈,既不要你磕头,又不需要你孝敬甚么,你这小子倒是平白捡了个老大便利。”小四喜闻言大乐,口里叫得一声“多谢大哥哥”,一时高兴得不知说甚么才好。定国挥了挥手道:“好了好了,你就一边乐去吧,我还有话要跟你大哥哥说。”言罢转向少卿道:“记得李某当初在峨眉山初见少侠时,你还只有这么高一点。”边说边比了一个手势接道:“当年你爹爹把你托咐给金钟大师时,我和义父也正在山上拜访大师,请他带领山上武僧出山以助大西军一臂之力,大师却以出家人不问世事相推,然我知道大师为人最是古道热肠,身处佛门,心存侠义,有多少不平事他都是伸手过问的,我知道大师之所以推托,主要还是对我义父为人颇有微词,特别是对他的血腥嗜杀大为不满。”少卿道:“将军说得很对,看来将军对我师父为人知之甚深。”定国道:“那可不是么,大师虽说对我师父不以为然,却又与李某甚是相知,私下曾有不少肺腑之言相教诲,李某至今铭感于心。”言罢饮了一口酒接道:“义父见大师不肯出山,心中大为恼怒,一度想派兵进巢峨眉山,还是李某死死相劝方才作罢。而当初离开峨眉前,李某也曾与你爹爹有过一席长谈,李某对你爹是早闻大名,所以极力劝你你爹爹投奔大西,哪知你爹峨眉托孤后,一心只在扬州安危,定要赶回去追随史大人死守危城,后来你爹的事我也听说了,心中除了敬佩主要还是惋惜,总觉得得你爹是明珠暗投。”少卿闻言讶然道:“不知将军何出此言?”定国道:“史可法那人,虽说世多褒扬,然依李某看来,却既无经国之才,又无安邦之术,计谋筹划上更是首鼠两端,胸无成竹,唯一可取之处,热血忠义而已。”少卿闻言,一时无语,虽说对史可法如此评价,固是对他父亲也有所贬损,然类似的评语,他倒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了,在他渐谙世事时,师父就不止一次对他谈起过史可法,从当初的弘光立朝,到后来的人事纷争,直至马阮擅权,镇将割据,朝政腐朽混乱到无以复加,史可法作为首席辅臣所起的作用几乎无一可取之处,而最为失策者,清军已经大举南下,眼看就要兵临城下了,史大人居然还在和皇帝老儿一起做着“联虏平寇”的清秋大梦,并将其当作基本国策,结果以数倍于敌人的兵力和物力,居然被对方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彻底荡平。而史大人之所以被人称颂,主要就在于他最后的“拒降”和“死节”。可以说师父对史大人的评价,和李定国大同小异,不谋而合。虽然如此,少卿心中还是微微泛起一丝不快,于是淡淡道:“将军也许言之有理,然小子却觉得凡事不可一概而论,我爹爹之所以追随史大人,主要是看重他的人品和气节,小子也以为,一个人若缺乏了起码的人品和气节,越有才华则越是邪恶和凶险,再说史大人的才能是不是如将军说得那么不堪,却还可以探讨一二。至于说到明珠暗投甚么的,那就更谈不上了,我爹爹生平淡泊功名,既非朝廷命官,更非史大人下属,和史大人相交,纯粹是朋友之间的肝胆相照,史大人和我爹爹都可算是‘死节’,不过他们心中的‘节’却未必就一样,也许史大人有史大人的‘节’,我爹有我爹的‘节’,然不管它们是些甚么东西,他们都在自己的生命和‘节’之间作出了选择,这就算是死得其所了,人生若此,夫复何求?至于说到经国之才,安邦之术,在时局未定之前,谁敢说他就一定具备?乱世之秋,许多事情,生死存亡,往往只在一念之间,天时地利人和,还有许许多多的偶发因素,谁又敢保证他都能准确把握?我们今天谈论起前人来往往头头是道,可是一旦自己置身于具体事务之中,谁又能保证他就能比前人做得更好?”

这一番话,就连小四喜都觉出了淡淡的火药味,不过他又觉得十分在理,叫人无从辩

状态提示: 第8章 七,对酌论道谈今说古,同榻讨教刨底问根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7章 六,弄玄虚少侠小试手,见故人将军始定心 返回《南疆喋血记》目录下一页:第8章 七,对酌论道谈今说古,同榻讨教刨底问根(1/4)(快捷键→)

推荐阅读洪荒之云中子传奇剑入天荒修真学霸系统掌心雷炼药画符修仙录都市之大圣重生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树妖滚滚辟仙途天火星君千机录偃者道途万古兑换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