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四十五年往事如烟 - 99 我的老妈(1/2)

文/偷吃大米
四十五年往事如烟 | 本章字数:1936  | 四十五年往事如烟txt下载 | 四十五年往事如烟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绕床骑竹马(H) 大叔,轻轻吻 绝世毒医,腹黑大小姐 未来女儿找上门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系统逼我做圣母 宠文炮灰逆袭难 阴阳灭杀令 毒妃萌宝:妖孽皇叔,缠不休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娇宠令 那些年的百合打开方式[快穿]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婆母每次来我这都让老公把我的妈妈接来,见个面呆上两天,说句一点不掺假的话,她们俩一句共同语言也没有,可以用话不投机来形容。因为婆母是那种特别严肃的人,甚至连句玩笑话都很少说。而妈妈却是没有一句正经话的人。

别的不说,妈妈信奉基督耶稣,张口闭口讲见证头头是道,而婆母笃信神佛,成天烧香拜佛。婆母还好知道分寸,特别注重礼节,过分的话从来不说,而我的妈妈就没深没浅,一会:“老姐姐你明个别信神佛了,你也跟我信主吧,主是万能的,主才是世上真正的主宰,只有信主死后才能进天堂!……”

妈妈越说越来劲,婆母的脸早就变成了茄子干的颜色,碍于面子又不好发作,我只好高声的制止:“妈,你能不能说点正经的话,一天总说些不着边的话?烦不烦人?”

妈妈就是这种没心没肺的性格,说话没轻没重。许多时候都不分场合,也不分对象的乱开玩笑,更不分老少,就连几岁的顽童也要逗弄一番,对于别人高兴不高兴她根本看不出眉眼高低,不管你是什么辈分。

一旦对方不爱听,回她几句,说深了说浅了她都不往心里去,好像什么也没听到,或者根本听不出好坏,看不出别人的喜怒。

很多时候妈妈说的话婆母脸都气青了,却不好意思计较,毕竟如果两人要是闹僵了,最尴尬的要数我了,我便不时的提醒妈妈别啥都说,还跟婆母道歉:“我妈就这样不管跟谁都没深没浅,得啥说啥,你别搭理她。”

没安静一刻,妈妈就又开始没话找话了:“老姐姐,你别信佛了,跟着我信上帝吧!主的能力可大了,世界宇宙都是由上帝缔造,上帝是万能的。只要你信了上帝,你所有的烦恼就都没有了……”

婆母气得不言语,在婆母的眼里佛法无边,只有佛才是真正的主宰,老公的脸色也有些难堪,我只好再次阻止妈妈:“妈,你干啥呀?信仰自由,你别总说这个,说点别的。”

妈妈嬉笑着:“那我说啥啊?”好像除了信仰就没有可说的了,事实上,别看妈妈说的一套一套的,她自己信的一点也不虔诚。主不许说谎、不许骂人、不许赌博、不许贪不义之财,可是她哪件都做不到,而且是特别忤逆的那种。

因为大姐成年的忙,除了种地养殖还要维持麻将;二姐又再婚嫁到辽阳,离家太远妈妈根本找不到地方;三姐在抚顺要上班没有时间,妈妈也只有常到我这串门了。

妈每次住几天就闲不住了。在家里她可以到处走动或者玩麻将,虽然总是输,可爱财如命的妈妈还是克制不住自己,总是蠢蠢欲动,输多了就本分几天,然后就心里痒痒,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开始碰运气渴望能发些意外之财。

妈妈虽然七十多岁了,身体却十分硬朗。患了中度老年痴呆的老人家(我怀疑)一刻也闲不下来,一会儿要溜达溜达,一会儿要玩点什么,只有吃东西时才能表现出少有的安静。

懒散的陪着妈妈走在街上,怕她乱走便拉住她的手,这是一只略带温度的枯树枝一样干瘪的手,骨骼硬硬的有些硌手,似乎有一种电流刺激我一下。忽然间很想哭,妈妈再也不是那个强势、盛气凌人的妈妈了,她老了,竟然象孩子一样需要依附于人了。生命真是奇迹!

记忆中根本没有拉过妈妈手的印象,婴幼儿时我是在妈妈背上长大的,不管刮风下雨、酷暑严寒,绑住手脚缚在妈妈的背上,曾经妈妈总是说十几个月的我竟然不会坐着,(还以为我天生有残疾呢。)或许妈妈曾经拉着我的手教我学走路-----

印象中,妈妈不单单是好强,简直是好战!村里有人一嚷“打架了”,不用看、准是妈妈跟谁家长里短没说到一处,打起来了。钻入人群,只见同人扭打在一起的准是妈妈,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嘴里吐着听着就让人脸红的脏话。

——随着年龄的增长,似乎已经习惯了妈妈到处惹事生非,当然了更感觉丢人现眼,为有如此母亲感觉羞愧难当、无颜见人。妈妈在周边的村落是“名人”,上学懂事的我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要一提妈的名字准是:***呀,我听说过或我认识,到后来很怕提起,感觉那是一种耻辱。

更不用说妈妈对我的粗暴,让我在自卑自艾中无法自拔。记忆中还真的没有妈妈慈爱的面孔,只要一想到她就是一脸的怒气或者咬牙切齿的恐怖场面,如果能左右自己的思维,我真的不想再回忆起有关妈妈的任何片段。

我刚刚记事的时候,便有了不能随便说话的记性,那是因为在外人面前说出了事实真相,让人知道妈妈说了谎,客人走后,妈妈瞪圆双眼、咬牙切齿的在我粉嫩的小脸上恶狠狠的拧了一圈,顿时我的半边脸便胖出一圈,好奇的邻居便问:“这孩子怎么胖这样?”

妈妈哈哈大笑:“那是我掐的!”那笑声似尖刀一样直刺我的心脏,那种羞辱真的是生不如死。那时幼小的我只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在嘲笑我、鄙视我,自己再也没脸见人了!以至于后来自己在人前不敢说话,害怕见人。

向来我们姊妹几个妈妈可以非打即骂,但别人家的大人或孩子谁若敢招惹到我们,结果就是,妈妈找到人家不是砸了东

状态提示: 99 我的老妈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98 要房不要妈 返回《四十五年往事如烟》目录下一页:99 我的老妈(1/2)(快捷键→)

推荐阅读重生军少辣娇妻无限次元之神迹追寻影视无限冒险之旅最初的寻道者美食诱获淘妃战天下神冥屠虐婚令如山:宝贝,我宠你!宠物小精灵之冠军皮卡丘最强军宠:蜜爱狂妻豪门盛宠:复仇千金归来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