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孺子春秋 - 第748章 貍首之斑然,执女手之卷然(1/2)

文/天成子
孺子春秋 | 本章字数:1852  | 孺子春秋txt下载 | 孺子春秋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胖子天福 三国矿业大王 传奇大主教 雇佣兵之北极狐 乘龙佳婿 战皇 天下图 说说十六国 许我年少无忧 盛唐里的江湖 大明军侯 火影宇智波夏美

宋景公说着老泪纵横起来,启也是眼泪哗哗,泣不成声,口中一个悲痛叫道:“俺哒,俺哒”。

此刻亭子内吕荼彻底无语了,你们父子俩抱头痛哭给孤看作甚?难道孤还能帮你?

孤是来和你宋国争夺利益的好不好?

吕荼心里歪歪着,可是心善最见不得人哭的他还是道:“宋王,启若为太子,孤可以发表天下声明,支持”。

说到可以二字,吕荼故意的用音,宋景公不傻自是能听出来吕荼的意思,他化哭为喜道:“若是齐王支持,颍水以西尽归齐地”。

“好,一言为定”吕荼伸出右手在身前。宋景公毫不犹豫,啪的一声击掌。

接下来双方谈的就快乐了,宋景公对吕荼吹牛逼说宋国如何的地大物博,人才如何的众多,又说自己建造了一处连中别馆是如何的奢华好看,当然临了还不忘,报当年被“儿子”之仇,说,将来吕荼若死,可埋在大宋芒砀山,他大宋愿意给他挖坟。

吕荼听罢脸都黑了,其实他的墓自他登基成为国君的那一刻,就开始挖了,只是地点是在临淄不远处的山区里。

如今宋景公说要他埋在芒砀山,这不是诅咒吕荼死后埋在异国他乡吗?

吕荼也是反击,他说:“听闻宋国有五大名泽,孟诸泽、蒙泽、空桐泽、逢泽、芒砀泽,将来一天,定然要把这五大泽列为齐国国家公园”。

宋景公自然不懂国家公园是什么意思,不过他隐约的明白,这是吕荼说他早晚要把宋国给吞并了。

对此宋景公虽然心里诅咒吕荼不得好死,可是却也无可奈何,毕竟现在齐国太强大了,大的他十个宋国也抵抗不住。

宋景公佝偻着身体,由启搀扶着离开了,吕荼看着一老一少的背影,眼中冒着说不清的复杂光芒,那是同情,是不忍,但又是不得不。

吕荼知道这次会面之后,或许再也见不到宋景公了,所以他站在凉亭内,一直目送宋景公乘着船消失在了湛水对岸。

得到了吕荼的暗下支持,宋景公开始了新一轮的朝堂布局,如何拿下乐氏乐祁,皇氏皇非,灵氏灵不缓,和弟弟公子辰、公子仲佗、公子石彄斗法,暂且不说,且说吕荼刚回到大营,就见到老熟人,双面间谍,乐大心笑嘻嘻的迎了过来。

“宋国少司马,乐大心,拜见齐王”

吕荼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乐大心身边的东门无泽,东门无泽讪笑道:“大王,乐司马是来押送盗贼利的”。

吕荼本来想说拉出去直接砍了的,只是临嘴又改变了主意,在他的记忆中,古文献记载的春秋盗贼并不多见,而这个盗贼利能和鼎鼎大名的盗跖其名,定然有可观之处。

所以他想想见见这个利。

利被押进王帐中,吕荼看着利,利也看着吕荼,二人目光没有一个怯懦的。

“你的膝盖是直的吗?”吕荼道。

利道:“利的膝盖是直的也是弯的,齐王让利死,那利的膝盖就是直的,若是让利活下去,让利得到应得的富贵,那利的膝盖就是弯的”。

吕荼见闻鄙夷道:“你不仅是个盗贼而且还是个小人”。

利道:“小人也罢,盗贼也罢,只要能活着,能得到富贵,外在之名,与我何加焉?”

吕荼更是鄙夷:“你和柳下跖差远了,孤见你真是个错误”。

利道:“柳下跖和我一样都是贼,有什么差别?不过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区别罢了,既然是贼,何必在意什么名声?”

“我盗贼利的名言是:谁给我权利富贵,我就匍匐谁”。

“柳下跖不是贼,起码不是盗贼,他是梦想者,一个异类者,你和他有本质的区别,所以不要抬高你自己”吕荼对于利的回答很是愤怒,他拍案骂道。

柳下跖,那个英雄,吕荼永远不会忘记,他是贼,是盗。可是他贼的是不平等,他盗的是那些蛀虫。他有自己的道,自己的坚守,他临死前说梦想没有实现,难道梦想就是错的吗?

吕荼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不会忘记他在禹城中难为自己,不会忘记高岗上他挥舞的大稿,不会忘记他仰望苍天临死前的撕心裂肺呐喊。

利,这个有奶就是娘的盗贼,自己竟然说他和柳下跖不过一样而已,吕荼绝对是无法接受的。因为他在侮辱柳下跖,侮辱追求平等的信念。

利显然是知道自己将要的下场,所以他并没有跪下去,而是挺直脊梁,看着王帐主坐上的吕荼。

“齐王,其实你也是盗贼,只是你盗贼的是天下,而我利盗贼不过是富贵,我失败了,所以我永远是盗贼,呵呵,真的想看看那一天,你吕荼也被世人骂为盗贼的场面,哈哈……”

利言罢是仰天大笑,走出王帐,不久王帐外,就传出利临死前的叫喊声:“夫子,你说苍天生我卑鄙,那我就顺从苍天,卑鄙”

“可是顺从卑鄙,为何却得不到苍天的福佑?”

“夫子,你骗我!”

“还有你苍天,我利顺从你的道,却得不到应有的奖赏,所以我利就算是死,也不服,不服!”

伴随着最后的是惨叫,与尸体倒地的声音。

利的身体蜷缩着,血汩汩的从他的腹中流出。

王帐内,吕荼陷入沉思当中,过了许久,吕荼看向乐大心:“少司马可知利的夫子是谁?”

乐大心挠头想了想道:“好像,应该,我听说,反正差不多,据说是鲁国老不死,原壤”。

原壤?


状态提示: 第748章 貍首之斑然,执女手之卷然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747章 齐王,开伦理的玩笑,有意思吗? 返回《孺子春秋》目录下一页:第748章 貍首之斑然,执女手之卷然(1/2)(快捷键→)

推荐阅读超神雇佣兵王明朝大奸臣汉兴八百年战皇谋明天下随身淘宝:拐个皇子来种田狙影隋炀也是帝三国狼烟行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关于军舰上的那些事大唐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