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孺子春秋 - 第082章 炕(1/2)

文/天成子
孺子春秋 | 本章字数:1880  | 孺子春秋txt下载 | 孺子春秋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再战神探 首辅沈栗 冠绝新汉朝 一世唐人 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改变 超级兵王 追捕 寒门崛起 然后下面没有了 窃花 回天决

恶,好吧,孔丘接过晏婴的活,开始说教起来。齐景公恭敬的一礼道“孔国老之言,寡人受诲在心,来请坐”。

嗯?君上,怎么让我坐棺材啊?孔丘眉毛皱成了一团,但君之命,臣子哪有不听从的道理,他带着疑问坐了上去。

晏婴见了正欲说话,萝卜头吕荼瞪了他一眼,他一哆嗦,头缩了缩,不再言语。

孔丘坐在炕上,突然感觉到屁股之下,一股暖流直往身体上冲,最终到达了脑中,不一会他就全身冒汗起来。

齐景公和吕荼相视一眼,直觉得奇怪不已,这孔丘怎么没有噌的一声站起来,大喊,鬼啊!

晏婴见孔丘模样,暗自羞愧,看来自己的修为还是不到家啊!

“孔丘丘,你为什么脸色红了?”吕荼道。

孔丘憋着一口气道“丘好屋玉食,身披暖袄,而众生却在雪中颤栗发抖,惭愧而羞红”。

“那为什么又额头大汗不已?”这次发话的是齐景公,显然他对孔丘没有出丑很不满意。

“君站着,臣下坐着,如坐针尖,汗自然出矣”孔丘还是那淡然样。

见孔丘还是没有出丑!吕荼怒了“哼,孔丘丘要知道欺君可是一个很大的罪过,荼荼问你,你到底是如坐针尖还是如坐火炉?”

孔丘闻言瞟了一眼吕氏父子,又看了一眼晏婴,顿时了然,他站起来道“君上,您和臣下的感情,臣下自然感动,但君上要有君上的威仪,否则那些不知进退的臣下就会对您失去敬畏之心,要知道没有敬畏之心的人是最可怕的,因为他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齐景公闻言顿时身上冒出了冷汗,是啊,孔丘说的没错,自己自称是寡人,寡人是什么意思呢?那是和臣子的区别,寡人意味着一个人,若是和臣子打成了一片,那自己还是君吗?臣子们还会对自己恭敬吗?

想到这里,齐景公郑重的对着晏婴和孔丘道歉。吕荼在一边撇了撇嘴,“爹爹,公输哥哥说这炕容易造的狠,你看看是否给晏老头和孔丘丘家也造一个呢?”

“哎呀,你看爹爹这脑袋,这么重要的事寡人怎么忘了?仲由,仲由去告诉公输大夫,待会寡人寝宫里的炕建造完毕后,让他辛苦亲自跑一趟去晏卿和孔卿府上也造上一个”。

“诺”仲由顶着大雪跑走了。

孔丘却是萌萌了,炕,什么炕,不是能发热的棺材吗?

看出孔丘的疑惑,晏婴把炕的由来与好处讲了出来。孔丘摸着那炕,久久不语,最后竟然哇哇大哭起来。

众人不明所以,吕荼道“孔丘丘你怎么了,为何哭呢?”

孔丘青色衣袖沾了沾泪水道“公子,您不知道每年有多少人会被冻死冻伤,特别是像北方的诸侯国,丘记得有一年,那是丘在洛邑的时候,天子曾经得到燕国晋国秦国等诸侯的奏报,一场百年不遇的雪灾竟然冻死了几十万人,几十万人啊!如今有了这炕,天下人将会在寒寒冬天中有了依靠,特别是那些刚出生的婴儿,他们生命下去的机会更大了,公子啊公子,您这次可是立下了圣人般的功劳,请您接受丘之一拜”孔丘说着竟然扑腾一声跪在了吕荼的面前。

吕荼傻眼了,等反应过来,吓了一跳急忙道“这不是荼荼的功劳,全都是公输哥哥的,荼荼只是提出了难以到达的要求,没想到公输哥哥竟然做到了,所以做出圣人般功劳的是公输哥哥,不是荼荼,不是荼荼”

孔丘闻言眉头一皱,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吕荼,但还是恭敬的一礼后方才起来。

晏婴见闻这一幕,却是皱了皱眉道,过了一会杀气腾腾道“君上,这炕,婴不建议推广,不仅不能推广而且要立马打杀掉”。

啊!齐景公傻了眼,这么好的东西为何要打杀掉。

这时晏婴继续道“君上,正如孔国老所言,炕这个东西一旦被北方诸侯国用起来,定会使他们国家的人口增加,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力量就是人口,难道君上想要他们的国家强大吗?”

“那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国的人被冻死吧?”齐景公道。

“君上,齐国是冷,但北方的诸侯国更冷;我国是会冻死人,但北方的诸侯国更是会冻死更多的人!所以不能推广。”晏婴最后一句结论不容置疑。

孔丘听罢却是不愿意了“晏相,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力量不是人口,而是人心!人心不齐,有再多的人口也是枉然。我们明知可以救人生命而孰若无睹,那就是不仁德,不仁德的人有能聚齐人心的吗?丘很不解,更是疑惑”。

晏婴见孔丘明目张胆与自己唱反调,眼神一眯“孔国老,当年齐国内患时,晋燕在做什么?他们在乘人之危,攻击我齐国,使我黎民生灵涂炭,我们国家死了人,他们拍手叫好称欢,今我们若推广了炕,那不是意味着援助敌国吗?婴倒是想问了,你的心到底是齐国的,还是北方诸侯国的?”。

“你!”孔丘被晏婴诛心的话驳的脸色发黑。要知道孔丘是鲁国人,最忌讳的就是为母国和他国说好话。

“好了!”齐景公大怒。“这件事是件很大的事,关系到齐国的安危,明日早朝,大家再议”。

孔丘和晏婴闻言方才罢语,诺诺退了出去。

齐景公看着外边的大雪,又看了看炕,叹了口气道“荼儿,你说这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吕荼摇了摇头。

“是抉择!是明知是对的,但却不能选的抉择!”齐景公咬牙道

状态提示: 第082章 炕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081章 棺材 返回《孺子春秋》目录下一页:第082章 炕(1/2)(快捷键→)

推荐阅读抗日之铁血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大周王侯狼牙兵王带条锦鲤打篮球乘龙佳婿英雄无声三国大气象师神级火爆兵王狂医兵王俏总裁大明铁卫抗战之小军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