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爱看书网 > 穿越重生小说 > 重生之极品弃女最新章节
小说状态:正在连载

重生之极品弃女

/ 作者:龙浔

阅读:195   收藏:0   推荐:19  字数:7571430   更新:2017-10-01 07:03:13

重生之极品弃女

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Tags:重生之极品弃女txt下载龙浔重生之极品弃女最新章节

她,夏璃是国家安全部军情七处特工001,在一次任务中陨落牺牲。她,楚璃是楚氏集团总裁的弃女,遭受众人的嘲讽和鄙视!当灵魂互换,她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懦弱胆小的她!重生后的她意外拥有了光源空间,金钱、权利、帅哥神马都不是问题。她治好了母亲残疾的双腿!赌石寻宝,称霸校园,炼药救人,她在政、商两界如鱼得水,叱咤黑白两道,上古修真世家皆在她的权威下低头哈腰!片段一:“楚璃,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就知道勾引男人!姐妹们,一起打死她!敢抢我的男人!”同父异母的妹妹楚依云叫了十几个女生一起围攻她。“正好上次的账,一起算!”少女眼神冰冷,气息凛冽如霜,短短几秒钟就将众人全打趴下,她扣住楚依云的脖子,冷声说道:“不要再惹我,否则我一定送你去见阎王!”片段二:“不管你去哪里,做任何事情,我永远都会站在你身后,支持你守护你!”赫连泽心疼的看着眼前这个倔强而又隐忍的少女。“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守护!因为那是弱者的行为!”楚璃脸色冰冷淡漠,所有欠她的,一个也跑不了!片段三:“在我面前,你可以缷下你的坚强,你的伪装,难过的时候可以大声的哭,开心了也可以大声的笑。我的胸膛永远是你停靠的港湾!”白羽深情的承诺着。“其实我更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至少在对方离开的时候,我不会难过!”因为习惯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她害怕那些温暖又会再次消失,不如从来没有开始过。片段四:“从现在开始,我们的生命已经连在一起了,你休想再次甩开我!就算他们怎么反对也没用,我会让他们后悔得罪你!”祁寒狭长的眸中闪过一丝凌厉之气,霸道的宣布着她的所有权。“无耻!”楚璃冷笑一声,上次的仇还没报呢,粉嬾拳头挥出直接将他轰成了熊猫眼。本文现代重生异能文,女主腹黑扮猪吃虎,男主腹黑冷酷,局一对一。

龙浔的作品集:《重生之极品弃女》

  • 本书共得到打赏 0 金币。
  • 12345678910 0
  • 0人评分
  • 快人一步的方法:把本书加入收藏后在书架里可以看到最快的更新章节!

    穿越类小说热门排行
    重生之红星传奇最新章节
    重生之红星传奇

    谨以此书献给为了民族解放而奋斗的先烈们!感谢朋友们贡献出来的群,大家有兴趣,可以加入聊天。四群:红星...

    《重生之极品弃女》的评论(0) →查看全部评论

    就爱看书
    ·你想对龙浔写的《重生之极品弃女》评论点什么呢?
    ·你感觉《重生之极品弃女》写得怎么样?
    ·请发表您最想说的话和您对本书最真诚的评价!登陆后或者注册后就可以发表!
    ·龙浔写《重生之极品弃女》不容易,请不要发表攻击性语言!

    评论标题:

    您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温馨提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就爱看书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其它网友正在阅读和《重生之极品弃女》一样看好的小说

    季小凡,你死定了

    季小凡,你死定了

    我只因在上班的路上捡到一张刚发行的土豪金版的毛爷爷,便悲催的遇鬼了!但好在这只鬼帅的惨绝人寰,我正得瑟自己捡到宝时,他却阴森森伏在我耳边说,千年前我害死...

    鬼来诡往

    鬼来诡往

    要说这世上没鬼,简宁笑了。没鬼?那家里蹲着的那只是什么?原本以为是一只乖乖无害小绵羊,没想到,竟然是只臭不要脸白眼狼!简宁:“是我把你唤醒的,你至少应该...

    科技至圣

    科技至圣

    道祖鸿钧云:“大道三千,条条可证混元!” 出生于现代的王啸选择了“科技”之道……...

    特种纨绔

    特种纨绔

    咫尺天涯两渺茫,何日功成还乡? 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殇。 特种兵王叶轻翎堕落成为臭名昭著的纨绔大少,不是一念成魔,而是另有隐情。 订婚那天,美...

    十劫散仙

    十劫散仙

    关于十劫散仙: 残破的世界,大巫复活了,老僧以一己之力镇压邪庙,上古遗族苟延残喘。 天地崩碎,踏出星空。 见了仙,遇了妖。 所做...

    再世傲魂

    再世傲魂

    世人辱我,如何?灭之! 神魔欺我,如何?战之! 轮回不容我,如何?那我就重塑一个轮回又如何! 红颜情,兄弟义,今生必珍之、护之! ...

    心尖独宠:亿万总裁举高高

    心尖独宠:亿万总裁举高高

    他是有着双重身份的黑暗霸主,她是一个身份不明的简家养女,他宠她入骨纵她无天!“丫头,不要爱上我!”他看着她淡淡开口!“恐怕已经晚了!”她自嘲的笑了笑,泪...